aayu_jane

我躺在床上,听外面的雨,有不变的安心。

多希望挽一人手多艰难也不惧

浮舟

像玻璃杯盛满水

只等倾倒

目之所触情绪皆发酸

看他笑或他哭

隔重幕见生死

远年月听感叹

拥有失去转眼似船翻

无目的躺平

不去迎风展

所颓所躲所鄙视

难听难看难抉择

多无力多脆弱多幻想

旧梦缠身

厌为何声声崎岖轻笑刺耳

也知意外难平时间短暂

浮沉难控

恨知之而不知足

当时又怎知此时

多想献你一束玫瑰

又多怕未来你流泪

叹息有多重又多轻松

某日也会轻吻我一笑逍遥


放空

麻木扭曲安放自己

目光似有力无力

手上机械不停

文盲不开心也要写字

脑中荒芜只有乐声空响

愚蠢至忘记呼吸

看什么波澜不惊

一片空白怎么看见方向

说什么灯塔星星

为什么还要有不完美情绪

明明天生时单纯如纸

放空放空只管麻痹

喝茶也能精疲力尽

上篇阵痛未结束

鼓气一次早衰

仿佛灵魂出窍嘲笑自己

情绪走了五公里

你仍在呆呆呆原地


阵痛

一半是海

一半是火

徘徊自作疲累

阵痛真的伤情伤身

想放声哭喊

全身力气却早卸下

留下昨日一个幻觉

走走停停总不过要献世

痛觉断续懒想哪里病

眼前发黑又怎能看清出口

恨不得以决绝痛快抢地

可是天秤似天生有病

惶然恍惚丧家之犬

呻吟敲击字句

又有何用阵痛继续


烟灰

一点烟灰弹出

散开坠空中

生命燃尽只剩荒芜

那点灰烬遥望火星

上升缭绕是记忆

落落于地是时间

过去终于随烟缥缈

灯光点亮的夜晚

退退进进的舞步

热闹下远离的落寞影子

暗云涌动低空近在眼前

雷雨轰鸣终于痛快宣泄

起飞或坠落都无能为力

只等烧尽成烟灰无谓轮回



Crying for wrong

I'm so sorry. But I can't control and believe. I keep doing things that I feel really bad and sad.

Till the end of story, I really hope to have the courage chasing real dream and giving up something or anything.

Target

我其实也不清楚那些让我感到甜意愉悦和渴望的到底有多虚妄,我为此痴笑过流泪过,我的生活仿佛一半为此流逝,又满载他们的甜,另一半则在昏睡中焦急内疚,在此时我不确定这甜对我的效用能维持到几时,而却非常清楚地知道这现实的火真的往眉头上蔓延。其实真的真的,我应该按我之前所告诉自己的那样,他们的故事能写的只有本人,我不过窥见零之一二的旁观路人,无论我多期待多欢喜多担忧,能作用的永远是我自己的小世界我自己的人生,我甚至没有资格为他们任意一个决定评论什么,因为所了解的太少太少。像老房子着了火一样的去爱也成不了月老。
对于自己,其实是清楚什么会是真正的甜,什么是用来逃避的短暂精神寄托。我到底爱的是什么,逃避的是什么,又需要寄托的是什么。毕竟毕竟,我是在这样的时间遇到他们,像宿命的缘分,但其中夹杂的情绪化学作用能占几分我只能隐约感觉而自嘲。
所以calm down,我知道现在的时间对自己多珍贵而苛刻,我爱我的人生,我也爱他们,可终究终究每个人都是必须也只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要认真追求自己的梦,全力以赴目标,也觉得很幸运能在我仍然年轻时遇到他们,以某种意义编织入我的人生中予我美好,当我想起有他们的世界时能笑出甜意。

风烟

在最不经意处遇见情节上演

是幸之又幸也是迷惘四顾到蹲守原地

爱之又爱是他们彼此也是我这旁观路人

旋于千万宇宙间祈祷每个完美结局

顾念到他们只语片字也可使我泪流

心软到发酵至酸甜只因触碰到姓名

无理无力躺平心甘只做故事叙述者

为每一点甜而甜每一点苦而苦

也会困惑你们是否也曾深陷这凛冬银幕

在故事和现实中交错渐付深情

长长时间的蛛丝马迹总觉是模糊信号

猜之又猜只当做是梦

只是只是全力相信

风烟散尽时相爱之人总会在一起


初恋人

是冒着热气的夏天里

前后座的脚踏车

俯于后背的柔软和安心

是星光下某一角路灯处

斜着拉长的身影

等等等是溺爱的耐心

是雨势渐大的傍晚

抓住衣角

躲在檐下并肩而立的对话

我所见他们故事里

初恋人心情多像气泡

甜蜜浮起又酸胀炸裂

亲吻他眼角笑纹

注视他眉眼温柔

所窥见不过万分之一

也可知爱意膨胀几何



盾盾冬冬一相逢 胜却人间无数(*^^*)